别小瞧低调的韩国武器
 新华网 2019-01-11 09:19:31

经过多年的发展,韩国的国防工业经历了从无到有、从仿制到自主研发的过程,许多武器不仅能够自给自足,而且开始大量出口。

颜泽洋

  韩国军购部门近期表示将大力推动韩国武器及其他国防工业产品出口,并新设主要负责国际合作事务的机构。

  韩国在国防工业方面一直比较低调,但实际上已建成门类齐全的国防工业体系,并大量出口常规武器等国防装备产品。韩国国防工业的迅速发展有其背后原因,其未来发展形势不容小觑。

出口五大洲

  韩国经济自20世纪60年代开始腾飞,短短几十年时间,韩国就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跻身经济发达的工业国行列。目前,韩国的汽车、钢铁、造船、电子、石化、机械等行业已处于世界先进水平,其中现代、浦项、大宇、三星等大型企业都深度介入了韩国国防工业,经济的高速发展为国防工业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韩国国防工业发展之初,主要依靠美国扶持,缺乏技术和研发能力基础。为加强国防自主化,1970年8月,韩国政府组建了国防科学研究所,隶属于韩国国防部。

  国防科学研究所是韩国第一家专业的国防军工科研机构,主要任务是研究、开发、试验和评估武器装备及相关技术,推进武器产品国产化。该研究所在韩国国防产业发展的各个阶段都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为了发展自主国防,韩国采取走“引进技术、吸收学习、创新出口”的路线,起初以与美国合作为主,慢慢地合作吸收范围不断扩大,在研究多国武器的基础上形成了韩国的特色装备。

  比如,韩国K1坦克是委托美国M1的制造商克莱斯勒设计;T-50教练机是由航宇工业公司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合作,在F-16战斗机基础上大改为教练机;韩国“张保皋”级潜艇是德国U209级潜艇的授权生产版。

  经过多年的发展,韩国的国防工业经历了从无到有、从仿制到自主研发的过程,许多武器不仅能够自给自足,而且开始大量出口。目前,韩国国防工业产品已出口到世界五大洲80多个国家。针对不同国家,产品出口的种类和方式也不尽相同。

  例如,对美国、德国、以色列等军事发达国家主要出口零部件,采取抵消贸易、共同研究开发的形式;对东欧地区主要出口训练装备、零部件,采取共同生产、金融资助的形式;对中东地区主要出口飞机、坦克、自行火炮,采取产业合作、技术转让的形式;对非洲主要出口军用车辆和战斗装备,采取易货贸易、当地生产的形式;对亚洲主要出口舰艇、装甲车、教练机,采取当地生产、技术转让的形式等。

  2017年,韩国国防工业产品出口多面开花,比如向芬兰、印度和挪威出售韩华公司的K9“雷电”自行榴弹炮和K10弹药补给车;向泰国出口8架T-50TH“金鹰”高级喷气教练机和“完美雄鹰”轻型多用途直升机以及各类海军舰艇等。

  从2013年开始,韩国每年的国防工业产品出口金额都维持在30亿美元左右,其中2017年出口额达31.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5%。

多因素助推

  韩国国防工业体系的发展建立在三大因素的基础之上。

  一是政府政策保障。韩国国防工业的迅速发展离不开韩国政府背后的大力推动,为了提高本国国防工业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韩国政府推出了多项扶持政策。

  例如,政府对品质良好的国防工业产品提供担保,为了保证合同的稳定性实行政府间贸易制度,为输出国防工业产品提供后续军需支援等。

  从2011年起,韩国进一步加大了对国防工业的投资力度,每年增加10%的预算,目标是武器出口额至2020年达到40亿美元,跻身“世界十大武器出口国”之列。此外,韩国总统出访时还经常亲自推销本国武器,积极促进出口。

  二是加强军民合作。为吸引民间企业参加开放型研究开发,韩国政府于2009年制订了国防科学技术先进化计划。

  根据该项计划,韩国国防科学研究所将主要负责战略、秘密、新概念武器和核心、关键技术的研发,一般武器装备的研发则逐步移交给地方军工企业。

  在核心技术领域,民间企业的产学研参与比例不断提高,到2013年已提升至50%以上。韩国政府希望通过先进武器开发,带动民间企业投资与发展。韩国的现代、三星、金星、大宇四大著名财团都承担了大量的国防工业产品研发和制造任务,目前近一半的韩国军工产业来自这四大集团。

  三是注重联合研发和人才培养。韩国在出口军工产品的同时注重研发和人才培养,并积极与其他国家进行联合研究。

  例如,在空军KF-X战斗机的研发上,韩国请土耳其参与研发,而此前这个项目已邀请印度尼西亚加入;2018年4月,韩国和菲律宾两国国防部长在首尔签订国防工业合作协议,确定了两国在武器出口和研发制造方面的合作。

  联合研究武器不仅分摊了高技术武器的研究费用,更将两国的先进技术进行融合,进一步稳固了韩国的武器出口国地位。

  同时,韩国高度重视科技人才培养和使用,鼓励科研人员出国深造,对回国科研人员给予重用,效果明显。

“国防改革2.0”

  2018年7月,韩国国防部发布“国防改革2.0”计划,标志着韩国国防体系将“升级换代”。该计划的内容主要有三点。

  一是大幅增加国防预算。韩国国防部计划,从2019年至2023年,韩国国防预算的年平均增长率将维持在7.5%,5年总投入将达到270.7万亿韩元,约合2419亿美元,创历年新高。

  二是精简和优化兵力规模结构。韩军现役的61.8万总兵力中,海军和空军兵力保持不变,陆军将裁减11.8万人,到2022年总兵力缩减至50万人。

  三是要求在军事行动和后勤支持方面扩大无人系统的部署,改进和更新相关支持机制的要求,如更新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采购程序和贸易补偿措施等,这些计划内容无疑为韩国国防工业体系发展明确了方向。

  为配合此计划,2018年9月14日,韩国国防采办项目管理局(DAPA)公布了国防工业基础发展新战略,对韩国国防工业进行重新定位,在四个方面进行更深入的创新改革。

  一是战略重点,即提升本土国防工业4.0技术能力,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机器人技术。

  二是尽快实现4项关键军事技术突破,即指挥和控制系统、无人武器、虚拟现实训练系统、后勤和生产支持技术如3D打印技术。

  三是确保实现途径,即通过加大在研究和创新方面投入,支持产学官机构间更大力度的合作,民事用途获取军事知识产权更加便捷,促进本土国防工业与中小企业协调发展。

  四是实现法律保障,即新《国防工业促进法》和《国防科技创新促进法》出台。为支持韩国国防工业,DAPA还计划成立新的国防科技规划和评估机构,以支持国防产业研发,满足特定客户要求。

  可以想象,韩国国防工业体系的构建在传统特色的基础上将更加现代化、科学化和实用化。

影响地区形势

  韩国大力发展国防工业体系,鼓励军事装备出口,可能对地区安全形势产生侧面影响。

  一方面是竞争亚非拉市场份额。韩国武器出口很少抢占西方国家已有的国际军火市场,而是将重点放在争取亚非拉其他国家上。目前,韩国将东南亚、中东、拉美和非洲作为武器出口的重点。

  另一方面是可能影响地区安全形势。近年来,美韩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驻韩美军防卫费分担以及驻韩美军驻军地位等议题,无疑会对韩国国防改革和国防工业发展产生影响。同时,韩国防工业的迅速发展也会引发美国的疑虑和一些周边国家的不安,进而给半岛局势带来更多变量,使得地区安全形势更为复杂化。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北亚所助理研究员)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新闻

图片新闻